新闻检索:
今天是: 天气预报
首 页 | 新闻导读 | 焦点图片 | 侨界之星 | 华人动态 | 华人视角 | 图片新闻 | 视频新闻 | 投资创业 | 人物聚焦 | 华人华侨 | 港澳台资讯 | 归侨故事 | 海外华文报摘
书画艺术 | 名人名家 | 文化·艺术 | 侨乡旅游 | 侨乡风俗 | 古玩鉴赏 | 海外生活 | 海归热潮 | 能源·环保 | 侨乡传真 | 留学生活 | 华文教育 | 侨界信箱 | 涉侨法规
 
 

邓文燧:庭院幽寂好读书

来源:福建侨报 录入时间:12-07-31 10:37:31

邓文燧:庭院幽寂好读书

  邓文燧,男,印尼归侨,现年85岁,退休前任职于三钢职工医院。

  我曾经在印尼生活了十几年,如烟往事已逐渐淡出记忆。虽然时间相隔久远,但是一回忆起在印尼那段时光总是显得有些飘忽。如今,早已说不清在印尼日子中的故事,但还是留住了日子里的某些遥远的片段。

  小院花开

  我于1928年11月出生在莆田一个小乡村。从我懂事起,父亲就到印尼去闯荡谋生了。那时,我听母亲说,父亲在印尼开了一间理发店。由于父亲理发技艺高超,为人谦和豁达,所以生意还算过得去。我9岁那年,父亲把我和母亲也接到印尼去了。我和母亲到印尼后,父亲关掉理发店,到漠利芬这个地方租赁了一间店面,做起了卖食杂的生意。

  去印尼那年,我已经读三年级了。到了印尼,我进了漠利芬中华学校继续读三年级。我小时候生性腼腆,文静得像一个女孩子。到印尼后,环境变了,同学也变了,可以说是人生地不熟,这使我性格变得更静了。所以,如今忆起在印尼的生活,似乎太过平淡。记得那时,我天天就是上学读书,除此之外就是回家帮父母看食杂店。每次想到在印尼的那段时光,我便会想起儿时家中的那座总让我魂牵梦绕的庭院。我每天一回家,就一头钻进食杂店,一边看书一边看店。我感觉终日与庭院为伴,那是一处四壁爬满青藤、充满安宁、也装满寂寞、当然也盛满我儿时不少梦想的小院。我总是记起小院大门口边上的食杂店,我总是想起在那方不大的天地里,边看书边卖东西的时光。

  印象中,我家庭院前面是一棵棵不知名的树,那些树都静静地伫立着,一经微风袭来,它们便迎风自由地舒展枝叶,并渲染出一种暖暖、柔柔的春意。在茂密的绿树丛中,一团团、一簇簇淡的花儿绽放其间,它和我一样的文静、别致和淡雅,它们错落有致地挂在枝头上,展示着亭亭玉立中的一份沉静,还有情窦初开中的几许含蓄。也许自己的性格和那些树及花儿极其相似,所以我非常喜欢那些树。那些餐风露宿中不断繁茂的树儿,事实上成为了我儿时成长的“伙伴”。

  以书为伴

  我的童年是以书为伴的,同时也是快乐的。虽然家庭生活比较困难,很小就要比同龄人多付出好多好多,但是童年的乐趣也是很多的,在读书中寻找乐趣,逐渐成为我一生的爱好。不过,那些乏味日子,以及我守着小店念书的那些寂寞时光,我仍然还是记住了一些片段。记得读小学时,我的记性极其不好,我的脑袋瓜里就是装不住词儿、字儿,于是隔三差五的课堂听写常不及格。这尤让父亲为我着急,因为父亲生怕我身在国外,连自己的母语都给“丢”了,因为毕竟汉语才是与我息息相关的母语。于是,从那时开始,父亲便每天逼着我背古诗、写生字。每天早晨上学前,我须按时地坐在食杂店晨读20分钟,我挨着那货柜,捧着课本,然后有节奏诵读起来。这也许是父亲的良苦用心,更是父亲为我将来设计的最佳的学习方式。也许对于身在异国他乡的父亲而言,学习自己的母语比什么都重要。

  从久远的记忆中,我仍然可以清晰地记得一个春日的下午,父亲终于从外面带回了一本厚厚的《成语典故》,并笑盈盈地对我说:“拿去看,这里面可是我们汉语的精髓,你以后看店的时候慢慢读。”刚开始,我还不知道书里面是什么内容。等我翻看了几页后,便被书里精彩的故事所吸引。那以后,我变得非常喜欢看书,几乎天天与书为伴。从那以后,我对汉语的热爱与日俱增。那些的日子里,虽少了一点轻松闲适,也少了一点赖床做梦的时光,但还是让我认识了不少有趣的成语典故和特有的汉字意蕴,我相信它们都还聚积在我的左半脑,虽不那么活跃了,但一旦遇到语言、语境还有语感等文字环境的刺激时,它们或会被我的记忆所唤醒,然后便依次进入我的文字视野,这或就是我所理解的记忆功能。

  那一本陪伴我走过了童年的《成语典故》,也早已不见踪影儿。如今思来,总是还有几分失落,也有点隐隐的怀念,当然主要还是对父亲深深的感激!

  照亮人生

  比阅读那些晦涩难懂的成语典故,看通俗小说则轻松有趣得多了。尤其当时流行的长篇小说和故事之类的书籍,均被我视为挚友。遇假期,两个晚上加一个白天,即可看完一部长篇。有时被故事情节给迷住了,连顾客来买东西我都不知道。我一直觉得自己开窍晚,世故少,这或与我只求饱点眼福而走马观花似地看小说有关。从来没有完整地阅读过《红楼梦》、《三国演义》之类作品。

  后来,我又七零八落地翻过几页《古文观止》,那本集古代散文之大成的书,应该是我最喜欢看的书,我虽然对其中文字不甚了解,也说不出其美在何处,因毕竟儿时就只识得了那么几个字,对识不透的文字如何能记住许多,理解许多?故而如今也记不得几句了。除了王勃在《滕王阁序》中所写的“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句倾倒了万千世人的佳句,我没法儿记不住以外,还有杜牧在《阿房宫赋》中所写的“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那几句也是记住了,并也从此让恢宏美丽的阿房宫映入了我的脑海,但对于“楚人一矩”之恶劣,“广声色”之奢靡,我那当儿就一窍不通了。虽看过的书不少,但翻过看过也多忘过了。这或也是我读书、看书不求甚解之一窥?不过,我确实在废寝忘食地阅读中,真实地获得过翻书时的许多享受和读书中不尽的快乐。

  我真的怀念童年读书的那些无拘无束的日子!以至于视那样一些日子,为我另种意义上之永恒的人生财富,照亮了我的生命。

  留驻心间

  我家的家教很严格,但我并不怕父亲,因为父亲常不在家,他都在外面跑生意。母亲非常要强,每天既要做家务,又要负责食杂店的进货和销售,还要督促我的学习,在那些清苦和寂寞的日子里,母亲系于我的那一片片殷殷期望和诸多苦心,一直成为了指引我的人生也警醒我的人生的重要影响因子!

  如今回忆,我总想念帮父母看店和读书的日子。当然也忘不了那座曾经陪伴过我童年念书、写字的小院,还有小院里的那一棵棵树。那是与我朝夕相处的小树,小树和我一起沐浴朝阳、也一起送走晚霞。望着那棵小树的活力,撵走了我童年读书的寂寞;偎着那棵小树的绿色,最早让我感悟了生命和阳光;守着那棵日渐蓬勃的小树,更让我度过了一段如饥似渴念书、但也不乏快乐的童年时光。

  人间沧桑,世象万千,那些早应参天的大树,如今虽和我天各一方,但却一直悄无声息地留驻在了我的心中,挥之难去,拂之

  难却,这又可否谓之为我如今新添的某种寂寞?只是寂寞远离了尘世,无论于幸福还是于痛苦,那都是日子的进步。我要认真地感谢生命!感谢祖国!感激赐给我生命的父母!

  1949年,我在印尼听说新中国诞生了。听到这个喜讯,我浑身热血沸腾,没多久就办理了回国手续,于当年回到祖国怀抱。1951年,我到莆田贸易公司去上班,5年后我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1957年,我被调到莆田商业局任业务科长。不久,我又到莆田粮食局去上班。一年后,被调到龙岩钢铁厂。后来又先后调到省冶金厅、财政厅。三明钢铁厂复厂后,我就来到三钢。此后一直在三明生活,1980年从三明钢铁厂职工医院退休。

  回首往事,记忆已变得遥远了。儿时在食杂店读书的日子已经过去六七十年了,每当我看到孙儿们在家读书时,我便油然回想起儿时在食杂店中读书的那一幕。人活着干什么并非一定要有社会价值的,也许我只是活在自己所喜欢的那种氛围里。(邓文燧/口述 连传芳/撰文)

 

责任编辑:侯淑丽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发送好友:发送给好友 | 加入收藏:加入收藏夹
 
网站建设 光盘刻录 高清摄像 摇臂 宣传片 专题片 微电影 婚礼摄像 婚礼跟拍 VCR拍摄 摄影 摄像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投稿信箱】-【意见建议】-【版权声明】-【不良信息举报】-【招聘英才】-【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新闻热线:15165099028 传真 :0531-83192879 广告招商电话:18354148531 24小时值班电话:15165099028
地址:济南市历山路57号历山商务中心405室 邮编;250013 E-mail:cnhqcm@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华侨传媒网
[鲁ICP备12026996号]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