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检索:
国际商务频道      新版导航 天气预报
首 页 | 新闻导读 | 焦点图片 | 侨界之星 | 华人动态 | 华人视角 | 图片新闻 | 视频新闻 | 投资创业 | 人物聚焦 | 华人华侨 | 港澳台资讯 | 归侨故事 | 海外华文报摘
书画艺术 | 名人名家 | 文化·艺术 | 侨乡旅游 | 侨乡风俗 | 古玩鉴赏 | 海外生活 | 海归热潮 | 能源·环保 | 侨乡传真 | 留学生活 | 华文教育 | 侨界信箱 | 涉侨法规

一位西路军战士的“流浪”生涯

来源: 录入时间:18-08-13 17:20:19

  这位西路军战士叫廖永和,安徽金寨人,1916年12月出生,1929年12岁时就是一名儿童团员了,经常做一些站岗放哨的工作,1931年参加红军,1932年随部队离开大别山,1934年在四川苍溪县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担任过青年干事、连长、党支部书记,红三十军八十九师二六九团二营副营长、营长等职。
 
 
  大 军 西 去 兵 如  沙 

  一九三二年十月,廖永和随红四方面军主力离开鄂豫皖苏区,西去川陕。后来,他们在长征途中三过雪山草地,历尽艰难曲折,一九三六年十月,总算到了陕北会宁。当时,廖永和任营长。

  一、二、四方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廖永和他们非常高兴,认为:在党中央、毛主席的领导下,大家可以集中力量去打蒋介石和日本了。可是,还不到一个星期,新的命令就下来了,上面要红四方面军去西渡黄河。于是,红三十军、九军、五军相继西渡。红四军、三十一军为敌所阻,未能西渡,后来在中央军委直接指挥下东进了。渡过黄河的红军,不久即改称西路军,分成三个梯队,向河西走廊进发。

  西路军面临的主要敌人是回族军阀马步芳等“五马”。西路军的将士们勇敢善战,打了不少胜仗,到十一月份,先后攻占了古浪、永昌、山丹等县城,不断地给敌人以重大的杀伤。但是,河西走廊自然条件对我军非常不利,北临长城之外的荒凉沙漠,南临终年积雪的祁连山脉,人烟稀少,又没有我党我军的工作基础。那一带气候寒冷,入冬后,我军依然是破衣草鞋,没有御寒装备。在频繁而又激烈的战斗中,粮食弹药极其缺乏,部队减员非常严重。一九三七年元月中旬,红五军在高台苦战九日,最终还是城池陷落,军长董振堂及以下三千余人大都壮烈牺牲。红三十军在永昌以东的三天战斗中,损失也很严重。尽管许多同志作战勇敢、临危不惧,涌现出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但是,到了三月份,渡河时的二万多人剰下来的已不足三千。

  在这种情况下,西路军余部分成三个支队分别行动,有的深入祁连山区打游击,廖永和所在的左支队,则奉命继续西进、向新疆转移。后来,廖永和在倪家营子战斗中,左腿负了伤,拄着棍子勉强行走。他们一行十二人、三支枪,由廖永和负责,沿着左支队的行军方向,在祁连山里向西进发。约有两个月,没有见到人烟。一路上没有吃的,只能拣一些兽皮兽骨、砸碎了煮一煮充饥。

  一九三七年五月的一天,他们十二人到了柴达木盆地的苏里,在一个小石洞里过夜。黎明前,他们中一位当过指导员的洪同志,也是安徽金寨人,起来烧开水,忽然发现洞外有人影移动。洪指导员拿起一支枪,说了声:“我去看看。”行约五十步,一声枪响,洪指导员倒在了地下。廖永和与一位班长立即各拿一支步枪,奋起抵抗。接着班长也牺牲了,廖永和的左腿被打断,当场昏了过去。

  指导员和班长的牺牲、廖永和身负重伤,都是游牧在柴达木的蒙古封建头人造成的。后来得知,走在廖永和他们前面的一个军部参谋被俘后,供出了后面还有十二个人、三支枪的消息。因此,廖永和他们受了损失。当廖永和昏迷过去的时候,蒙古头人拿去了三支枪,并搜查了他的全身,然后扬长而去。

  在同志们的精心护理下,八天以后,廖永和才慢慢地清醒过来。廖永和看了看周围的同志,想坐起来,但身子像散了架一样,左腿一阵剧痛,差点又晕了过去。他意识到自己的腿部负了伤,想继续赶路已经不可能了。为了不连累大家,便说:“你们别守我了,快找部队去吧!”大家表示要走一块儿走、要死一块儿死。他狠了狠心说:“干脆你们抬个石头把我压死算了,省得再挂念我!”大家要抬着他走,廖永和心想:同志们身体都比较虚弱,单身长途行军都很困难,哪能再增加负担呢?于是,廖永和就决定留下十四岁的小同志何建德陪伴自己,其余八人继续前进,去找党、找红军。同志们表示,如果不死,如果在近找到吃的东西,一定给廖永和他们送来。廖永和指定担任过护士长的胡传基(也是金家寨人)带队,并托他在条件可能的时候,给自己家里送个家信。同志们为廖永和找来许多散失在草地、石滩上的兽皮兽骨等可供充饥的东西,又弄来许多干草,为他重新做了一个“床铺”。分别时,他们心里都很难过,大家依依难舍、迟迟不愿离去。
 
 
  石 洞 栖 身 算 作 家

  廖永和他们在苏里石洞里住了四十多天。到了夏季,柴达木的风光美丽起来,牧草长、牛羊壮,山青水秀、景色宜人。但是,他却躺在干草铺上不能行动,根本没有心思去欣赏大自然的美景。一天,来了三个骑马的人,看一看他们就走了。于是在草原上就流传开“苏里石洞里住着两个人”的消息。

  又过了几天,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大娘,带着她十六岁的儿子到石洞来看廖永和他们,她会讲几句汉语,问廖永和是什么人的军队?到这儿来干什么?廖永和告诉她:我们是共产党的军队,是打蒋介石、打马步芳、马步青到这儿来的,部队受了损失、我们落难到这儿。坐了一会儿,廖永和看她没有什么恶意,便向她要些吃的东西。第二天,她的儿子又给廖永和他们送来了一些黄米、麦面和盐。

  半个月后,廖永和想试着行动,但是不成,伤势太重了。老大娘又派她的儿子和一位姑娘来告诉廖永和:头人要把陪伴廖永和的小何拉去做下人——奴隶。她们愿意把廖永和接到自己家去。在无可奈何、无力反抗的情况下,人们把廖永和抬上马,行约十多里,到了老大娘家。小何硬是被头人派来的打手拉走了。眼看着小何被强行拉走,廖永和心里十分难受!

  廖永和在老大娘家的帐篷——蒙古包外面住了两个多月后,拄着棍子能勉强行动了,他就替头人的管家放羊。他们早晚各给半碗炒面,吃不饱、饿不死。于是,廖永和早餐过后不久,肚子就饿了,盼着天黑吃晚餐。夜间,天冷风紧、饥寒交迫、长夜难熬,又盼着快些天亮。然而,天亮后,依然是痛苦的一天。断腿行动迟缓,跟不上肥壮的羊群,廖永和为此经常受到斥责,稍有不慎,管家的皮鞭就没头没脸地打来。他反抗,结果被打得更加厉害,有两次还被打得昏死过去。他怒火中烧,想给予报复,但又不能得手。他叫管家杀了他吧,管家不干;想自杀,又觉得自己受党教育多年,自杀就是懦弱、就是背叛。想来想去,廖永和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活下去、继续战斗。就这样,廖永和试图逃跑去找党、找红军,但是都没有成功。

  蒙古族的贫苦牧民是善良的、友好的。他们的生活也非常贫困,只有很少的几头牛羊,不足以维持生活,经常受到蒙古王爷、管家的剥削、蹂躏。他们对廖永和的身世非常同情,不断给他一些小的帮助,劝他坚强地活下去!一位老大爷还偷偷地告诉他,他的左腿就是管家开枪打断的。天长日久,廖永和逐渐地由听得懂蒙语到学会了蒙语,和贫苦的牧民们和睦相处,还能互通消息。
 
 
 塞 外 流 浪 十 二 载

  一九三九年的十月,廖永和所在的这个蒙古族小部落,自苏里向德令哈以西迁移,十多天后,到达一处草原。不多久,游牧的一批哈萨克族人也从西北方来到这里。先是相安无事,继而摩擦纠纷。一九四二年,蒙哈两族发生了武装冲突,伤亡严重,规模也越来越大。廖永和所在的那个蒙族小部落被冲散了。廖永和脱离了小部落,开始在草原上流浪,在蒙族老乡家放羊、做零工。

  一九四三年的二月,草原上风雪阵阵。在德令哈附近,廖永和遇到一位比他年轻的蒙族姑娘,名叫格民,她的父亲已经病故,哥哥在蒙哈民族武装冲突中被打死,母亲和妹妹又冲散了。她独自一人流落在草原给人帮工放牧,生活贫苦,受尽欺凌。同是天涯可怜人!都有一段不平常的经历。他们每次见面,彼此都非常关怀,相互倾诉着自己的遭遇,同情对方的不幸,言语投机、相见恨晚,久久不愿分离。阶级的友爱,把民族间的距离缩短、弥合了。一次,格民红着脸告诉廖永和:“我俩都是受苦人,心心相印,就住在一块吧!”廖永和听后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喃喃地一再表示谢意。很快,他们就结了婚,找了两块毡片、搭了个小帐篷,算是有了一个“家”。

  柴达木

9 7 3 1 2 3 4 8 :

责任编辑:侯淑丽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发送好友:发送给好友 | 加入收藏:加入收藏夹
网站建设 光盘刻录 高清摄像 摇臂 宣传片 专题片 微电影 婚礼摄像 婚礼跟拍 VCR拍摄 摄影 摄像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投稿信箱】-【意见建议】-【版权声明】-【不良信息举报】-【招聘英才】-【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新闻热线:0531-82068566 传真:0531-82068566 广告招商电话:18560015127 24小时值班电话:15165099028
地址:济南市历城区华信路389号巨匠大厦11楼 邮编;250199 E-mail:cnhqcm@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华侨传媒网
[鲁ICP备12026996号]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