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检索:
今天是: 天气预报
首 页 | 新闻导读 | 焦点图片 | 侨界之星 | 华人动态 | 华人视角 | 图片新闻 | 视频新闻 | 投资创业 | 人物聚焦 | 华人华侨 | 港澳台资讯 | 归侨故事 | 海外华文报摘
书画艺术 | 名人名家 | 文化·艺术 | 侨乡旅游 | 侨乡风俗 | 古玩鉴赏 | 海外生活 | 海归热潮 | 能源·环保 | 侨乡传真 | 留学生活 | 华文教育 | 侨界信箱 | 涉侨法规
 
 

山东某村“吃空饷千万”的背后

来源:中国精英网 录入时间:14-10-24 16:50:02

记者  薛京   

       “我们孔家疃村有1300多人,吃空饷的竟有一百二三十人,6年来吃掉村集体的钱款竟高达千万!在这问题的背后,有村领导的腐败、专制,还有相关部门的不作为甚至包庇袒护。”接到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宁海街道办事处孔家疃村老支书曲培萱的投诉后,记者于2014年10月17日前往该地采访。

       6年吃掉千万元空饷

       “1300多人的村庄,6年吃空饷千万元,这可能吗?”接受采访的孔家疃村老支书曲培萱面对记者的质疑回答道:“这千真万确,我从1973年接替赵学昆书记,当了二三十年支书,对村里情况了如指掌;我受党教育多年,绝不撒谎!在孔家疃村吃空饷的有一百二三十人,6年来吃空饷吃掉的钱款千万元还不止,这些钱款都是出卖村里土地所得的补偿款。而且,被出卖的土地,绝大多数是基本农田!”

       “我们村原有基本农田1080亩,其中450亩被出卖用于房地产建设!”村民孔宪宽说:“土地卖光了,我们孔家疃村的后代将来怎么办?!”

村民孔宪宽告诉记者,曲延艺等村领导正是利用百合馨苑小区的开发建设之机,侵占村集体利益

       孔宪宽的话音刚落,村干部孟刚(化名)递给了记者一份材料:《孔家疃村吃空饷名单》。

       该“名单”显示,村委办公楼的“工作”人员有29人;村拆迁办有7名“工作”人员;村保安队有23人,另外还有门卫7人;全村的保洁人员有37人;村委会原主任郑某某的办公室“工作”人员有7人……

       孟刚告诉记者,这其中绝大多数人都吃空饷,他们只是在领钱的时候才露面。

       “一个镇政府能配多少人?我们这个小村竟然有这么多人吃空饷,村集体还能不垮?”曲培萱说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吃空饷与新一届选举  

       之所以耗费大笔钱款让一批人吃空饷,孔宪宽解释说,今年村委会换届选举,郑某某没有参加,但孔志豪却当上了村支书和村主任!这就是6年给100多人吃空饷的结果。说白了就是用村集体的钱,收买人心,其实就是贿选。

       “不贿选,他孔志豪能当选村主任和村支书?!2005年和曲延艺等人一起打走党支部的有他孔志豪,砸毁村里的监控设备的是他孔志豪,光天化日殴打上访村民的还是他孔志豪!”孟刚称:“郑某某出卖村里的基本农田牟利,导致村民纷纷上访,他孔志豪就殴打上访村民!2012年7月11日14时许,身为村委委员的他,率众对村中的一棋牌室进行打砸,并对一村民进行电话和短信恐吓;7月18日下午4点多,他又率领20多人对访民孔宪滕进行辱骂和殴打,致使其头部严重受伤住院,虽然报案,也没结果。我们多次向上级政府部门反映,但他却始终没有受到处理,还当上了村主任、村支书!”

       说罢,孟刚给记者展示了4张图片。他告诉记者,第一、二两张图片,拍的是孔志豪当年发给上访村民的短信。

       记者看到,其一的短信内容是:“你们一行六人,回来的安置地方我已经找好了,文登整骨医院。我从来不撒谎,都是你们逼的!”该短信的发送时间是2012年7月8日9时26分;其二的短信内容是:“我*你妈孔祥国!……回来我就弄死你!孔志豪”该短信的发送时间是2012年7月8日21时22分。第三张图显示,一个年轻人仰面倒在地上,似乎受了伤。

       “孔志豪真的没撒谎,他率众砸了棋牌室,还打了上访的孔宪滕!”孟刚告诉记者:“图片上倒地的人就是孔宪滕。”

       记者找到孔宪滕进行核实时,他显得有些惶恐。他一再说,这件事已经解决了。

据村民反映,2012年村民孔宪滕因上访反映村里的问题,被时任村委会委员的孔志豪殴打。孔宪滕告诉记者,他报警之后半年也没有处理。

       “‘打走’党支部、殴打村民、砸毁村里公共设施的人能当上党支部书记,这难道不让人深思吗?!” 曲培萱称:“我们老百姓连续向上级政府部门反映这些问题,始终没人管,为什么?要知道,村领导可是一个村的领路人,他关系到一个村的未来啊。”

       “打走”党支部?

       “党支部成员悉数被‘打走’,这怎么可能?!”孔宪宽似乎看出了记者的疑惑,他告诉记者:“这是事实:2005年1月13日,孔家疃支部换届选举,党员选出了以曲培萱为书记的党支部。5月,曲延艺当选村主任,没过几天,他就率众打伤支部副书记,武力赶走了党支部成员!没有党支部的约束,他们就可以随便了。”

       回忆这段往事,军人出身,今年73岁的曲培萱,脸色涨红。

       “孔家疃村的家族矛盾、家族内部矛盾和干群矛盾错综复杂,曲延艺是我的亲侄儿,我们也有些矛盾。2005年5月17日,下午3点多,他和村委委员郑某某,带领孔志豪等七八十人,冲进了村党支部的大院,为了防止被大院的监控拍到,他们就把全村的电停了20多分钟,并把监控设备砸毁,郑某某殴打了支部副书记张书东,他们把正在工作的支部人员统统赶走!”曲培萱称:“被打砸的不止村党支部,连村办企业的多家财务室也被他们洗劫一空。我立即向镇党委领导汇报了情况,但是领导竟然不理睬!”

       “从此,孔家疃村的党支部瘫痪了3年之久!”孔宪宽称: “没有党支部的监督,村委会的一些人,就把路走歪了”

        从被判十三年到改判三年

       “孔家疃村集体财产被大肆侵吞,是从开发建设百合馨园小区开始的!”说罢,曲培萱作了如下叙述。

孔家疃村老支书曲培萱向记者介绍村集体财产被侵吞的情况

       “2004年,为解决全村大龄青年住房困难,我带领大家用村集体的200余万元,在上级主管部门批准并规划好的村集体的30亩土地上建3栋楼。当楼房的基础已经完工时,2005年村委换届选举开始了,工程也就停了下来。曲延艺和郑某某分别当选为村主任和村委委员(分管村工程开发)。他们在2007年注册成立了烟台致盛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致盛公司’),郑某某为法人代表,曲延艺为股东,各占50%股份。他们随后就打起了那3栋楼的主意。”

       “2007年4月,曲延艺、郑某某私自改变了那3栋楼的规划,而且未经招标,就让他们私人的企业‘致盛公司’将那耗资200余万打好的3栋楼的基础全部拆除,随即开始了百合馨园小区的建设。他们还拿出村集体的10万余元建了小区售楼处,小区的管网工程等配套设施费用,也由村集体支付,但小区的千余万元商业利润却被他们瓜分了。这不就是明目张胆地侵吞村集体财产吗?!”

       “2008年底,孔家疃村旧村改造工程启动,郑某某与曲延艺产生了分歧。2010年9月,曲延艺找到宁海街道办事处领导提出要辞职。在相关领导的协调下,郑某某付给他329.96万元,他辞去孔家疃村委主任、党支部书记职务,并将‘致盛公司’50%股份以500万价格转让给郑伟(郑某某的儿子)。9月27日,宁海街道办事处任命郑某某为孔家疃村委代理主任。”

       “在村民连续的举报下,2012年9月,曲延艺被牟平区检察院批准逮捕。2013年3月26日,牟平区法院作出了刑事判决。曲延艺被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13年。”曲培萱说:“曲延艺不服,上诉到烟台中院。2014年2月21日,烟台中院作出刑事判决。曲延艺被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3年。从13年到3年,这究竟是为什么?”

       行贿的为何无罪?

       采访得知,村民不仅对从13年到3年的改判有质疑,对只查办受贿罪也有异议。

       “有受贿罪,必然就有行贿罪,这是一对孪生兄弟,对双方一视同仁才能体现法治的公平!”曲培萱称。

       “既然牟平区法院和烟台中院都认定曲延艺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那么行贿的人为什么没有依法受到惩处呢?!”孟刚称:“‘致盛公司’成立时曲延艺和郑某某都没有资金注册公司,借用他人资金完成注册后,就把千万资金抽走了。公安机关为什么没有立案查办了他们的抽逃注册资本金罪呢?”

        四百五十亩基本农田被侵占?

       曲培萱所谓的“村里的450亩基本农田被占”属实吗?带着疑问,记者进行了采访。

       在孔家疃村的平房区,一位60岁左右的王姓村民告诉记者,新海佳园小区占的就是村里原来种小麦、玉米的基本农田。记者在村里又随机采访了几位村民,他们证实了“占用基本农田建楼房”的说法。

       在热心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找到了富邦华府小区。记者看到,小区尚未完工,施工还在进行。“这个小区就是占用村里的基本农田开发建设的。”有村民告诉记者。

村民告诉记者,孔家疃村的500多亩基本农田被非法侵占用于房地产开发。远处的楼盘为天福新城

村民告诉记者,富邦华府小区是占用村里的基本农田开发建设的

       “曲延艺和郑某某等人的胆子太大了,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就敢出卖村里的450亩基本农田。”孔宪宽告诉记者:“2008年,村领导以修建牟平区食品及农产品检测中心为名,征占200多亩基本农田。牟平区食品及农产品检测中心共付给孔家疃村土地款100万元。但未对村民进行任何补偿。而且这块地后来进行了商业开发:2012年7月,烟台富邦正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这块地上建设富邦华府小区。”

       “2010年10月28日,位于牟平崔山大街南、孔家疃村西、总面积为12255平米的土地被挂牌交易,成交价格为1760万。但至今该土地款去向不明。村民纷纷上访举报,2012年5月14宁海办事处给予书面答复说没有此土地款项!”孟刚称。

       村里的很多土地就是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非法出卖,而且补偿款去向不明!”曲培萱称。

孔家疃村很多村民等待搬迁新楼,但是新楼却迟迟不能完工


       “如果占用基本农田搞房地产开发,能有‘五证’吗?”带着疑问记者又来到了天福新城售楼处进行了暗访。售楼小姐告诉记者,这块地是孔家疃村卖给开发商的,这个楼盘手续齐全,当记者提出看“五证”时,她说,相关手续都在别处保管。

       “国家严令禁止占用基本农田搞房地产开发,占用基本农田,1亩都要国家批,哪来的‘五证’?即便真有,合法吗?”陪同记者的曲姓村民说。

        三千多万土地补偿款哪里去了?

       “我们不知情,土地补偿款去向不明!”采访中,记者感受到村民的强烈情绪。

       “村民连年上访,却没有结果!”曲培萱手指2012年5月14日宁海办事处作出的12013号《关于曲延宁等人反映村土地款去向等问题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说,这个材料显示,在2008年11月至2010年9月,村土地款专户结存3861.04万元(曲延艺任职期间)。2010年9月郑某某代理村主任仅半年就支出1140万,2011年支出1226万元,2012年4月支出1500万元,截止2012年7月底孔家疃村反而外欠365万多元。我们认为,郑某某在2010年9月27日至2012年3月31日不到1年半的任职期间,支出的2500多万元土地款,存在严重问题。”

       “先说这其中的1802.03万元迁补偿费,根据我村与开发商签订的合同,这笔费用应该由开发商出,为什么由我村出?再说这其中的109.14万元搬坟补助,政府已经下拨了每个坟1200元的补助款,为什么村民每搬1个坟村集体要补助3000元?再说这其中的125.1万元垃圾处理费、楼房物业费以及楼顶维修费,垃圾由村自行处理,楼房物业费由村里收取住户的物业管理费支付,楼顶维修属于物业管理支付范围,这笔巨额开支由何而来?最后说其中的372.93万元过节村民福利,郑某某在任17个月,共发放福利4次,核算总花费在120万左右,再加上老人养老钱180万左右,余额70多万元哪里去了?”

       “只有村领导专制,没有村民自治,我们普通村民对村里的大事一无所知,我们不清楚的还有很多!” 孔宪宽插话说:“村里原有的丰田霸道、别克商务、微型面包车等价值数百万的车辆去向不明;价值数百万元的树木被盗卖,钱款去向不明;通海路东加油站租金、崔姑山土地租金去向不明!”

       “我们老百姓怀疑其中存在严重的贪腐问题,连年举报后,终于对曲延艺和郑某某进行了审计,但就是不对我们老百姓公开!” 孔宪宽称:“《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有明确规定,村主任离任时要进行审计,结果要公布啊!有关领导为什么拿国家法律不当回事儿?”

        公布审计结果很难吗?

       “早在2006年曲延艺和郑某某成立‘致盛公司’时,村民就质疑那1000万元注册资金的来源,于是强烈要求有关部门对该村的财务账目逐项审计,并要求把审计结果公布于众。”曲培萱告诉记者:“2010年4月,宁海街道办事处党委委托烟台市新合会计师事务所对村财务进行全面审计,历经4个月,审计结束。曲延艺被罢免,可无论村民怎样强烈要求,审计结果就是不公布,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郑某某上任后,村民上访不断,仅在 2012年,村民代表就几十次向区、市、省反映问题。5月14日,街道办事处给予了答复,但村民不满,于是继续向省信访局反映情况。”曲培萱告诉记者:“2012年10月,宁海街道办事处组成了5人工作组,进驻孔家疃村3个月后离开,却没有给村民任何答复。村民多次到宁海街道办事处要求公开审计结果,却始终无果。”

       “我们孔家疃村的老百姓实在搞不明白,依法公布审计结果,为什么这么难?!”孟刚说:“对曲延艺的审计秘而不宣,对郑某某的审计还是不予公开,难道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奢侈与简朴

       走进孔家疃村老支书赵学昆家低矮的小屋,“简朴”两个字扑面而来。

       93岁的赵学昆,耳朵已经背了,他的老伴儿告诉记者,过去的村干部都受累,没享着福,不像现在的干部。

孔家疃村老支书赵学昆接受记者采访

       说起现在的村干部,孔宪宽的情绪就激动起来。

       “我们村两委办公用房本来绰绰有余,但郑某某却用村集体的300多万土地款兴建并装修豪华办公室,还耗资百万购置奥迪A8高级轿车!”孔宪宽称:“村民多次向上级政府反映,宁海街道办事处却答复说,建楼是为了解决村委办公用房紧张!”

       “省部级高官才坐什么车?你一个村领导就坐百万豪车!”曲培萱称:“知道吗?你郑某某屁股底下坐的可是孔家疃村老百姓的活命钱啊!我们孔家疃村还有那么多人仅仅处于温饱水平啊!”

        街道办事处及郑某某等:拒绝接受采访  

       就曲培萱、孔宪宽、孟刚等反映的问题,本刊记者在10月17日来到了宁海街道办事处进行求证。

       记者找到了宁海街道办党委王姓工作人员,请他联系书记、主任,以及郑某某和孔志豪,以便进行采访,但遭到拒绝。

       他告诉记者,领导都去组织选举,均不在单位。

       记者留下了采访提纲和联系电话,并再三提醒他转交相关领导,以免耽误采访。

       走出党办十几米远后,记者又折回,找到了那位王姓工作人员,并请他告知选举点的确切地址,以便直接采访,但依然被拒绝。记者还不死心,向其索要书记、主任的电话以直接电话采访,但还是被拒绝。

宁海街道办事处大门

       直到21日上午10时,宁海街道办事处也没有回应记者的采访请求。无奈之下,记者开始千方百计地寻找街道书记、郑某某、孔志豪等人的手机号码,最终如愿。

       记者首先拨通了街道办邹书记的电话。

       他表示对记者的此前的到访一无所知。记者请他立即与街道党办王姓工作人员联系,赶快作出答复。

       记者随后拨打了孔志豪的电话,但无应答。记者立即给他发了内容为“孔志豪书记你好!我是记者有村民反映你打村民砸毁村监控等请与我联系”的短信。

       随后,记者又拨通了郑某某的手机,记者表明身份后,对方说“打错了”就挂了机。记者立即向孔家疃村的村民核对郑某某的手机号码,他们说“号码无误”。记者立即给他发了内容为“郑某某你好!我是记者有村民反映你打村党支部副书记侵占村基本农田开发房地产谋私利并涉嫌对曲延艺行贿等,请与我联系以便弄清真相”的短信。

       直到10月23日截稿,记者也没有接到邹书记、郑某某、孔志豪的电话。

       孔家疃村将走向何方?本刊将予以持续的关注。

责任编辑:侯淑丽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发送好友:发送给好友 | 加入收藏:加入收藏夹
 
网站建设 光盘刻录 高清摄像 摇臂 宣传片 专题片 微电影 婚礼摄像 婚礼跟拍 VCR拍摄 摄影 摄像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投稿信箱】-【意见建议】-【版权声明】-【不良信息举报】-【招聘英才】-【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新闻热线:15165099028 传真 :0531-83192879 广告招商电话:18354148531 24小时值班电话:15165099028
地址:济南市历山路57号历山商务中心405室 邮编;250013 E-mail:cnhqcm@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华侨传媒网
[鲁ICP备12026996号]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768分辨率